1200X50横幅.jpg
谁能打败特朗普?让美国重新回到首钢水钢煤气中毒正轨
2019-06-10 10:30:05  来源:百度新闻  
1
听新闻

谁能打败特朗普?

文/苏洁

发于2019.6.10总第902期《中国新闻周刊》

当了六年纽约市长的白思豪没有想到,他要参与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的消息,被提前曝光了。而曝光这个消息的,竟然是远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一个高中生弗莱舍。

今年17岁的盖比·弗莱舍是一个时政新闻爱好者,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记者,他在社交网络上开设了自己的新闻频道“在时政新闻中醒来”,如今已经积累了5万的订阅户。

5月15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三,弗莱舍结束了学校的考试,提前回了家。他像平常一样浏览社交媒体Facebook,忽然被一则活动预告吸引了注意力。爱荷华州伍德伯里郡民主党发出一条消息: “5月17日晚7点,在弗吉尼亚街310号,欢迎加入纽约市长白思豪总统竞选的第一站活动。”

当地时间5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否认准备向中东派遣12万美军的计划。图为特朗普在出发赴路易斯安那州前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白思豪还没宣布竞选总统啊?”弗莱舍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条大新闻。他很快联系相关机构,希望确认消息。虽然活动主办方随后删除了活动预告,但机敏的弗莱舍已经将活动预告截屏,随后发在了社交媒体推特上。消息一出,获得了大量转发。而随着消息在社交媒体的不断发酵,主流媒体也不甘落后,纷纷打破和白思豪宣传团队的保密约定,提前报道了他要参选美国总统的消息。

就这样,原本打算在5月16日伴随着纽约晨曦向外界宣布消息的白思豪,被提前确认,成为民主党内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的第23位候选人。

美国媒体形象地打趣道,白思豪的参选,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数量增加至“两打”。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预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白思豪应该是今年民主党最后一个宣布参选的候选人。

“目前的民主党参选人规模,已经破了历史纪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时政评论作者迪恩·欧拜达拉认为,民主党参选人规模空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竞争对手——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CNN的民调显示,特朗普最近的支持率降到了37%,创下他上任以来的新低。特朗普的不受欢迎程度,以及他在推特上的大放厥词,都足以提醒任何一个有当总统念头的人,今年是最好的时机。

“这或许是民主党一次翻盘的机会”

5月16日一大早,纽约人看到了白思豪的正式竞选广告。视频中的白思豪坐在一辆黑色的SUV里,一边欣赏纽约沿途的风景,一边阐述着自己的竞选理念。几分钟后,《早安美国》的主持人在节目直播中宣布了近期的民调结果,表示有76%的纽约选民不希望白思豪参选总统。与此同时,高中生弗莱舍在自己当天的新闻报道开篇中写道,“今天是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还有537天。”

“为什么不呢?”曾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提供咨询、长居纽约的政治评论家汉克·申考夫对于白思豪为什么要竞选美国总统的想法很直接地评论称,“从白思豪的角度思考,他没什么可以失去的,而赢得总统竞选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摆在白思豪面前的,是美国总统选举历史上背景最多元的一份民主党候选人名单。这里面,有7个美国参议员、6个众议员、3个州长、4个市长、1个企业家、1个作家,还有一位前副总统。其中,6位候选人为女性,两位候选人是黑人,一位亚裔、一位太平洋岛人,还有一位同性恋背景。竞选者中年龄最大是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今年77岁;年龄最小的竞选者是来自加州的众议员埃里克·斯瓦维尔,今年只有34岁。有经验丰富深耕政坛数十年的参选人,也有毫无从政经验的,如纯属跨界尝试的华裔科技企业家杨安泽(Andrew Yang)。

上一届大选中,希拉里的参选让很多民主党人选择放弃,因为以希拉里的声望、经验和募款能力,她在党内是无人能及的。而今年希拉里明确宣布不再参选,更多的民主党人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众多参选人中,今年年初宣布参选的54岁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格外引人注目。这位来自加州的参议员曾当选加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检察长,而她的非裔出身,更让不少人称她为 “女版奥巴马 ”。然而,由于始终没有表达出更让公众感兴趣的竞选纲领和口号,卡马拉目前的人气呈现“高开低走”的态势。

美国媒体认为,目前最有胜算的参选人分别是: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自由派代表人物、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根据最新民调,这三个候选人目前的支持率在民主党中排名前三。5月17日和18日,美国著名政治评论网站The Hill公布了民调数据,结果显示,有33%的民主党或独立选民更支持拜登入主白宫,而桑德斯的支持率大概在14%。紧随其后的是沃伦,获得了8%的选民支持。

作为曾经的“美国最有影响力的50位女性律师之一”,沃伦是此次民主党中较有希望的女性候选人。沃伦早在今年2月就宣布正式参选,她的竞选口号是,“让每一个遵守规则、努力工作的美国人都能获得成功”。而她更是放出豪言,要让特朗普“在2020年进监狱”。

就在沃伦宣布竞选的10天后,桑德斯也加入了竞选队伍。桑德斯是美国历史上服务时间最久的国会议员,他与工会关系良好,主张推动全民医保,并推动公立大学免学费。面对其他竞选者,有过一次参选经验的他更显得驾轻就熟。

在众多候选人中,最受公众期待的是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美国当地时间4月25日早上,随着竞选宣传片的公布,现年76岁的拜登正式宣布,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

这个决定,对拜登来说是艰难的,他曾两次参选总统,均告失败。2008年,和奥巴马搭档选举的他最终登上了副总统的位置。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面对众望所归的希拉里,原本对权力顶峰无意追逐的他拒绝了参选机会。然而,在特朗普执政后,拜登却重新拾起了总统梦。

让他下定决心的,是发生在2017年8月的一场白人至上主义游行活动。当天,在弗吉尼亚州的夏洛特维尔,数千名从全美各地赶来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团体等聚集在一起,高呼口号,高举纳粹旗帜,甚至摆出纳粹手势,招摇过市。现场不少赶来的反对者,遭到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击,其中一名反对者被车撞死。

面对这样的种族主义悲剧,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但没有旗帜鲜明地反对,反而态度模糊地表示,“双方都是很好的人”。拜登说,特朗普的这句话“让他从骨子里感到震撼”,“也是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这个国家正在面临着我一生所没有见过的威胁。”

“挑战特朗普,需要一个富有经验的、沉稳镇定的人,带领美国人做一个深呼吸,让美国重新回到正轨。”拜登竞选宣传片的核心,是要带领美国回到正轨。 “这或许是民主党一次翻盘的机会” 。美国《大西洋月刊》如此评论拜登的参选。

根据政治评论网站The Hill的民调,拜登是目前民主党竞选人中唯一支持率以较大优势领先于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人。

一次选举路线和战略的权衡

美国《政治家》杂志统计,如今美国选民的偏好越来越多元了。“在今天的选举背景下,白人男性候选人是最不吃香的。一般情况下,如果你是女性,或者你是少数族裔,甚至你是同性恋背景,有可能更受选民欢迎。”

然而根据目前的选情,领跑民主党候选人的依然是两位白人男性拜登和桑德斯。在《政治家》看来,这倒不是因为选民们背弃了他们的选举偏好,而是因为,所有的候选人都要面临一个终极问题,“你能打败唐纳德·特朗普吗?”

《今日美国》的调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来越多的民主党选民表示,他们对于看起来有实力打败特朗普的参选人更有兴趣,即使这个参选人的执政观点他并不支持。

当然,不是每个参选人都有机会回答“能否打败特朗普”的问题。根据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机制,总统候选人要想参加第一轮候选人辩论,必须满足如下条件中的一条:其一,该候选人必须在三次正式的民调中选民支持率超过1%;其二,该候选人必须获得超过6.5万选民的捐款,捐款的选民必须至少来自全美20个州,每个州的捐款选民必须超过200人。

截至5月24日,共有13个候选人满足了获得6.5万选民捐款的条件,19个候选人在三个以上的正式民调中选民支持率超过1%。这也就意味着,有13个候选人两个条件均满足。而另有3位候选人因为上述两个条件均不满足,确定无缘民主党候选人第一轮辩论,提前出局了。

在这场较量中,表现最抢眼的依然是拜登。在正式宣布参选的24小时内,拜登就获得了来自全美50个州的9.7万选民的捐款,总额达到630万美元。

“对其余参选人来说,要想在民主党内初选中胜出,首先必须拿下拜登。但是尴尬的是,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希望其他人先出手。”《华盛顿邮报》评论作者修·惠特表示,从拜登目前广泛的群众支持看来,可能“辩论一轮游”的参选人要尽量避免攻击拜登。不过,对于桑德斯来说,他的主要攻击对象应该是拜登。

拜登和桑德斯之间的较量,不仅仅是两个参选人之间的较量,更像一次选举路线和战略的权衡。

以拜登为代表的参选人阵营,包括明尼苏达州女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以及蒙大拿州州长史蒂夫·布洛克等,走的是中间路线。他们并不激进地反对共和党。这样的参选人更容易吸引中西部和摇摆州的选民、对共和党执政不满的共和党选民,以及部分早就想让特朗普下台的蓝领工人。

而以桑德斯为代表的参选人阵营,如沃伦,则代表了激进的民主党人路线,这些选民对于少数族裔、年轻人,以及受过高等教育、思想更开放现代的民主人士更有吸引力。

这两个阵营的领袖目前分居民调排行的第一和第二,“然而,历史证明,如果你能在党内候选人的位置上领跑一年多,通常结果不是什么好事。”《今日美国》略带调侃地评论道。

“从今年的形势看,民主党内还没有一个像奥巴马或希拉里一样的竞选人,可以吓退其他竞争对手。拜登和桑德斯在一定程度上占据优势,但没有人占据压倒性的领先地位。”为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网站撰文的时政评论家史蒂夫·贝宁如此评论今年的民主党选举形势。

等待奥巴马

想要代表民主党迎战2020,参选人之间执政理念的竞争不可避免。不过,在共同的“敌人”特朗普面前,他们仍有可以“同仇敌忾”的领域。

医保、气候变化、提高富人阶层收入税,这几个特朗普政权颇受争议的领域,是每个民主党参选人必谈的议题。以气候变化为例,不少民主党参选人是“绿色新政”的积极参与者。“绿色新政”是2018年开始在民主党内逐渐兴起的一股潮流,参与者的主张是推动经济、就业平等,以及支持清洁、绿色能源。民主党参选人之一的华盛顿州长杰伊·英思力,就将气候变化问题作为他执政纲领的核心。

此外,随着最近乔治亚、阿拉巴马等州通过了反堕胎法案,民主党候选人的案头又多了一个有利的砝码:争取女性权利。

不少参选人还将触角伸向了特朗普的大本营。今年,多位民主党参选人被福克斯新闻台请来参加节目。这个新闻台是著名的共和党宣传平台,在大选期间的作用不言而喻。然而,就在4月,桑德斯、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印第安纳州参选人皮特·布第杰等,先后上了福克斯新闻台的节目。

对于福克斯新闻邀请民主党参选人参加节目的举动,总统特朗普大为光火。他在5月19日发表推文讽刺道,“真难想象福克斯新闻台居然浪费时间请民主党参选人,尤其像皮特这样的人参加节目。他们在报道民主党上越来越失败⋯⋯”

与现任总统的火力全开相比,前任总统奥巴马在此时却显得出奇地沉默。“对此刻的民主党来说,奥巴马是一个比上帝还要受欢迎的人。”美国《大西洋月刊》如此评价在关键时刻奥巴马的作用。不过,无论是奥巴马本人,还是民主党的23个候选人,都还没有想清楚这个作用应该在什么时候发挥。

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奥巴马的出现,等待他认真地向外界宣布,“我支持的候选人是⋯⋯”。不过,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此刻的奥巴马正专注于自己的自传,至于究竟要为谁站台,还要等待时机。

这几天,纽约市长白思豪已经组建了他的竞选团队。与2016年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数百人团队相比,白思豪的初期团队人数则是屈指可数,只有5个。“这很让人怀疑他对自己是否有信心。”一位来自纽约市政厅的官员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猜测,“如果你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远,你怎么会有信心组建一个庞大的竞选队伍呢?如果无法胜出的话,解散一个小规模的团队不是更容易吗?”

不过,在更多人看来,白思豪的顾虑和谨慎并非不可理解。“现在很多参选人都在观望,等待着天平倾向于自己的那一刻,到时候竞选资金、团队规模都会跟上。”美国政治评论家布拉德利·塔斯克半开玩笑地表示,也许对于白思豪来说,最终胜出与否不重要,关键是利用这次竞选的机会,带着这个小团队去各地游说,暂时逃离纽约市长繁冗的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2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标签:谁能,正轨,美国,特朗普
责编:郭泽华
阻止文明倒塌,这一卖血村切和游戏有什么关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