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东南亚游|正文

老板蒙冤一0年被判无罪申请近七千万赔偿(图)

来源: 百度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因为一纸错误判决,同仁堂曾经最大的供货商焦占军从资产数千万的老板沦为阶下囚。经过两年的牢狱生活和八年申冤路,最终被判无罪(本报今年6月11日曾报道)。

青山仍在,事业巅峰期被中断的10年却再也寻不回来,焦占军向对他作出错误判决的河北安国市法院提出6981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这一数字创下刑事案件申请国家赔偿的最高纪录。日前,保定市中院对这起国家赔偿案举行了听证会。

现在焦占军精神很正常而且还可以逻辑清晰地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因此此案并没有给焦占军精神上造成严重后果。 ——河北安国市法院

精神索赔一项100万元

去年年底,无罪判决生效后,焦占军先向安国市法院提交了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一如既往未得到回应。

今年8月,焦占军向其上级人民法院保定中院的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请。今年11月2日,保定中院的3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对此案召开听证会,焦占军和两名律师出庭,安国市法院则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参加了听证。

由于安国市法院当年判决焦占军和他领导的大仁药业公司均犯有偷税罪,焦占军提出的赔偿申请包括个人和企业两部分,其中12项是他个人索赔3782万余元,其中要求赔偿侵犯身体健康损失1298万余元。另外,焦占军有一栋价值3000多万的天元酒店,被实施拍卖长达8年的时间内,停业损失、贷款损失等接近2000万。

焦占军说,遭遇错案后,法院每年几十次对他进行传讯、经营的酒店和住所多次被砸、债主动辄上门吵骂,由于账户被封,为了上访借遍了亲戚朋友,连家人存入银行的治病钱也被冻结,让全家人都陷入惶恐不安的生活,因此索赔精神损失抚慰金100万元,并要求安国市法院赔礼道歉,为他恢复名誉、消除错案为他和公司带来的影响。

另外6项则是以大仁药业公司提出3198万余元索赔。焦占军说,案发前,大仁药业与北京同仁堂是16年的合作伙伴,税案发生后,致使双方业务中断,大仁药业公司也随即倒闭。他被羁押期间,仓库价值上千万的大量存药全部过期失效。由于公司账目、账户被查封,导致外部欠款无法追回,还有公司工人的工资损失等。

法院表示仅赔12万余元

对于焦占军提出的侵犯人身自由的损失赔偿,安国市法院表示,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他们只能对焦占军被羁押期间的人身自由损失进行12万余元的赔偿。

对于焦占军要求赔偿侵犯身体健康损失1298万余元的申请,安国市法院认为,焦占军说在看守所被羁押得不到及时治疗导致卧床不起,没有事实依据。焦占军曾经申请保外就医但没有得到批准,证明了焦占军的病没有加重,没有达到规定的保外就医的标准,焦占军也没有提供丧失劳动能力的鉴定。

至于赔偿案引发的经济损失、商务酒店被查封等损失,安国市法院认为均不在赔偿范围之内,因为以上案件的裁决均已发生法律效力,焦占军没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法律依据。

针对焦占军提出的1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安国市法院表示,国家赔偿法中规定,致人精神损失且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现在焦占军精神很正常而且还可以逻辑清晰地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因此此案并没有给焦占军精神上造成严重后果,因此不应该赔偿焦占军精神损害抚慰金。但是本着尊重人权的角度考虑,可以在适当范围内消除此案对焦占军的影响。

对话·焦占军

冤案制造者应该心里有愧

谈索赔一笔笔都有事实依据

京华时报:你申请的金额创刑事案国家赔偿的纪录了。

焦占军:是吗(笑)?我就是把我的损失实事求是列出来了。从拿到判决书以后的这几个月就弄这事了。我找了三四个人过来,大家整天讨论这事,计算这些数字,一笔笔都是有事实依据的。

京华时报:你觉得能拿到这么多赔偿吗?

焦占军:律师也告诉我,国家赔偿没有那么高,在法律方面可能得不到支持。但是给我造成的损失就是这么多,都是有依据的,我必须都实事求是写出来,经得起检验的。不赔再说不赔的事。

京华时报:如果得不到这些赔偿呢?

焦占军:我也有这个心理准备,我现在要申请赔偿,不是一定要赔多少,是要让这些制造错案的人知道,他们给社会带来了多大的损失,给我造成了多大的灾难,他们应该心中有愧。

京华时报:你觉得他们表现出愧意了吗?

焦占军:没有。现在已经说这个案子错了,应不应该知错就改?但是他们只说赔钱,连赔礼道歉的勇气都没有,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谈告状

不要再制造冤案

京华时报:这几年告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焦占军:官僚主义严重,本来能按法律办的事,就是拖着不给办。我去河北省高院信访处送借款纠纷案的材料,国家法律规定有新证据应该立案重审,可他们说“二审驳回的,我们一律不给立案,这是省里的规定”,气得我跟他们吵了起来,我说,为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就因为你们这些人在这坐着,有法不依、有错不纠,才造成这么多冤案!

京华时报:吵完给你办了吗?

焦占军:吵了架更不能给我办了,说完我就走了,咱们老百姓也就是痛快痛快嘴巴(笑)。

京华时报:你当时判了缓刑已经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坚持告这么多年?

焦占军:我坚信我们是法治国家,大多数法官是坚持原则的,比如河北省高院几个法官,一看就知道是错案,但是上层领导和下层办事人员的素质不一样,这些枉法的人占据要职,利用权力破坏国家的法治,为什么我的案子打了10年,就是他们层层阻挠,本来一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在每一个地方都耽误两三年,说明咱们国家推行法治的难度有多大,困难重重。

京华时报:现在错案终于得到了纠正,您的感受是什么?

焦占军:终于洗清我的名誉了,但是我在事业高峰时失去的十年是没法弥补的。之所以把这个事件公布于社会,我也想让上面的领导看看下面办事的人的素质,中国的法制队伍应该整顿,当中有一批人应该清除出去。为什么在我们推行法治的国家,出现这么多冤案?就是这些人不按法律办事,如果都能按法律办事,上访的人怎么会成千上万呢?这件事应该令人警醒,应该引以为戒。既然我们是法治国家,希望法官办事要认真执行国家法律,不要再制造冤案,不要再枉法裁判。

八年申诉路

2001年8月,焦占军涉嫌偷税被批捕。2003年安国市法院判其有期徒刑4年。经过上诉重审,2003年7月20日安国市法院改判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交了7万保证金从看守所出来后,焦占军开始了长达八年的申诉路。

本报记者王秋实

www.51see.net
关键词:国家赔偿,被判,无罪,老板责任编辑:邓永胜